楼市政策将聚焦于长效机制如何“落地”

有关京冀跨省、深莞跨市上班艰辛的贴子受关注,本质上反映“交通先行”还有很多要完善的地方,如居住密集区多种交通布局要更人性化。一个典型的例子,共享交通方便快捷,僻处一小块空地即可,但因种种原因,导致无法发挥高效接驳的功效。

因此,布局轨道交通、增加大城市周边供地,这些见效快的“大手笔”容易实现,短期内要先行。但是,打破利益阻隔,让交通毛细血管衔接起来,让具体办事的职能部门有责任心,疏通这些“软服务”的瓶颈,涉及行政改革、政府职能设定和激励,长期内要攻克,这就是长短结合。租售并举是长效机制建设的另一个重点,如何实现租售并举,住建部新闻发布会上提出,逐步使租房居民在基本公共服务方面与买房居民享有同等待遇。诚然,公共服务短板是培育租赁市场的最大“痛点”,若租房不能享受教育服务,谁还愿意长期租房?租售并举也很难实现。

公共服务“补短板”,这涉及到教育、文化、卫生、体育、社保等很多部门,显然不是住建部一家能搞定的。因此,此前住建部新闻发布会上,对于下一步租售并举的工作安排,首先强调租赁市场立法。显然,只有以法律的形式提出原则要求,才能通过各部门动员、综合施策,增加公共服务供给。同时,公共服务“补短板”,还涉及政府职能的转变。相比新房市场,租赁市场建设需要投入非常多的管理,且对当前地方经济和税收贡献少,地方政府推进此项改革的积极性就很低。因此,还需要推进公共财政建设、政府职能转变,这是长期要开展的改革事项。

短期看,租赁市场的“痛点”在监管不足。据住建部调研,目前大概有1.6亿人在城镇租房居住,占城镇常住人口的21%,2.5亿流动人口(占城镇人口40%)多数租房,城镇常住人口中,选择“先租后买”的是大多数。北京每天约有20万人在找房子租住,深圳实际管理的2000万人口中,70%长期选择租赁住房。因此,租赁已成为重要的住房选择模式,政府监管重点也应该由新房转向存量房。不难理解,为何在新闻发布会上,住建部将规范住房租赁市场秩序作为今年重点。

据悉,大城市47%的租客遇到过“黑中介”或权益被侵害。近年来,租赁市场一直在野蛮生长。租金披露和控制、中介服务管理、租赁权益保障等等基础工作,一无数据、二无规范、三无管理。试想,如此恶劣的环境下,谁会将长期租房作为选择呢?显然,政府不能再基于GDP、税收考虑将监管重点依旧放在新房上。住建部已明确违规行为和秩序整顿具体内容,并作为重点工作。2016年底,各大城市掀起一波急风暴雨式的市场秩序整顿潮,希望不要沦为“运动式”整顿。监管是政府的基本职责,市场秩序是长效机制建设的基础,也是短期内可以有作为的。

楼市政策将聚焦于长效机制如何“落地”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

    热门推荐

    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