腾讯房产邯郸站房产频道-邯郸 > 正文

河北过度拆建被疑代价太大 究竟少算了哪些账?

2013年01月30日08:46燕赵都市网王小波
字号:T|T

“城市盲目拆建代价太大了!”河北省两会上,省政协委员栾文楼一语点醒梦中人,为各地的大拆大建敲响了警钟。

过去,人们反复听到一个词——— 过度医疗,是指超过疾病实际需求的诊断和治疗行为,患者深受其害。殊不知,在狂飙突进的城市化进程中,过度拆建已成为一种城市病。近来,各地频繁曝出“最短命”建筑,就是这种城市病的表征。 比如,耗资4000万建成的重庆永川市地标建筑——— 渝西会展中心仅仅投入使用5年,就被爆破,要在原址上修建当地第一座五星级酒店;投资2亿元的沈阳夏宫,仅15岁便早早夭折;原西湖第一高楼浙大湖滨校区3号楼在16岁花季时轰然倒地……这样的建筑“非正常死亡事件”不胜枚举。

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仇保兴曾表示,我国是世界上每年新建建筑量最大的国家,每年新建面积20亿平方米,而在建筑的平均寿命方面,国内建筑只能维持25—30年,西方国家的建筑寿命平均在百年左右。

正如社会的剧烈变化会带来大量的社会问题一样,城市过度拆迁的伤痕已显露无遗。过度拆建背后潜藏的能源和生态成本让人触目惊心,建筑业直接或间接消耗了全球约40%的能源、25%的森林和16%的淡水。过度拆建对城市的记忆和文化割裂也显而易见,即使在石家庄这个历史并不算长的城市中,也有些承载着丰富历史信息的建筑灰飞烟灭。而在历史文化积淀深厚的古城,更是“保护的脚步赶不上推土机的速度”。

从表面上看,城市过度拆建是开发商逐利的后果,通过拆建获取更多的利益。而从深层次来看,过度拆建背后是城市缺乏长远规划、朝令夕改和权力的傲慢。

推荐微博:

换一换
注册微博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
推荐楼盘

关于腾讯 | About Tencent | 服务条款 | 广告服务 | 腾讯招聘 | 腾讯公益 | 客服中心 | 网站导航
Copyright © 1998 - 2015 Tencent. All Rights Reserved
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