腾讯房产邯郸站房产频道-邯郸 > 正文

公积金分配不均惹争议 看三口之家的房贷之路

2012年11月28日09:43热线房产网
字号:T|T

经济的快速发展以及市民之间收入差距的拉大,同样体现在住房公积金的缴存上。记者对青岛多个行业调查发现,有的单位为其员工一个月缴存五六千元,有的单位则只有一两百元,不同行业之间公积金缴存额度相差70倍。“缴得少用不起、缴得多有富余”现象越来越严重。

作为一项社会福利保障制度,公积金的设计初衷是“高收入者不补贴,中低收入者较少补贴,最低收入者较多补贴”,从而让普通职工特别是中低收入家庭买得起房、住得上房。但在现行制度安排下,却陷入了“济富不济贫”怪圈。福利好的单位,员工收入本身就高,不存在购房难题,却可以多缴公积金从中渔利;真正需要购买住房的普通百姓,要么没有住房公积金,要么因为缴费少、贷款难,依旧难圆安居梦。

收入越高受益越大,收入越低受益越小,这样的公积金“倒挂”非但不能起到调节收入分配、保障弱势群体的作用,反而进一步拉大收入差距,形成“强者愈强、弱者愈弱”的马太效应。当公积金异化为“富人基金”,沦为少数利益既得者的“提款机”,显然有悖制度初衷和社会公平,亟待反思和解决。

其一,控高提低,走向全覆盖。住房公积金应更多地为中低收入阶层“雪中送炭”。当前,亟待在“限高保底”的基础上,进一步做到“控高提低”,缩小缴存差距。一方面,明确上限,取消“超过职工上一年度月均工资12%的部分计征个税”的口子。这一规定看似打击了利用公积金避税的行为,却给垄断行业高收入开辟了“后门”。必须看到,能够超出比例多缴公积金的往往是高收入群体,公积金没有理由为其“锦上添花”。同时,提高下限,扩大覆盖范围,从“制度全覆盖”向“人群全覆盖”转变,让进城务工人员、自由职业者等也能享受到住房公积金。

其二,高存低贷,增强福利性。公积金“劫贫济富”的另一个表现是,低收入者和高收入者一样缴存,但由于没有能力贷款,享受不到低息优惠,却遭受低息损失。有学者指出,需要打破目前“低存低贷”的利率规则,实行“高存低贷”的规则,即公积金存款利率高于银行存款利率,贷款利率要低于银行贷款利率。这样一来,低收入者即使不贷款也不会产生利息损失,同时也堵上了拿低收入者利息损失补偿高收入贷款者的漏洞。

其三,修订法规,铸造“达摩剑”。现行《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》是1999年颁布实施的,如今距离2002年修订也过去了10年,期间暴露出的问题,亟待二次修订完善。比如,条例只规定了“单位逾期不缴或者少缴住房公积金”的罚则,却没有涉及多缴公积金行为,这无疑给了一些垄断企业擅自提高缴存比例的底气。

电视剧《蜗居》里面海萍的一段经典台词,真实地反映了上海大都市一家三口的生活压力:“每天一睁开眼睛,就有一串数字蹦出脑海:房贷6000元、吃穿用住2500元,冉冉上幼儿园1500元……我每天至少要进账400元,这就是我活在这个城市的成本。 ”

如今,在武汉,一家三口每月的生活开销是多少?生活在这个城市又需要多大的成本?记者对此进行了一番调查。

七成家庭 最大支出是还房贷

余成家庭:孩子刚刚满1岁

33岁的余成家住古田附近,夫妻二人都从事金融行业,孩子刚满1岁,虽然二人年收入14万元以上,但这个小家庭的开销却着实不少。

昨天,余成给记者算起了一笔账:去年,他在汉口北买了一间商铺作投资,贷款30万元,10年还清,大概每月要还房贷3000元。由于工作性质的关系,余成经常需要到处跑业务。不久前,他买了一辆价值15万元的小轿车,每个月还车贷加养车需要3000元。

他还给自己和妻子、孩子各买了商业保险若干份,一年总共3万余元。“不过只有车险是消费掉的,而寿险是带有养老功能的投资。”

余成因工作应酬较多,每月外出就餐达10次左右,“不过朋友们轮流请客,每个月大概要五六百元吧。”此外一家三口的餐费1000元,加上水电气、通讯费、日用品、服装等支出,共3000元。

而在家庭的其他开销上,余成一家倡导“节约环保”。“我们家的孩子都是母乳喂养,奶粉钱可以省掉一笔。”因为孩子还小,妻子在家当起SOHO族,还能一边带孩子一边赚钱。“房贷、车贷、保险各3000元,生活费 3000元左右,每个月支出大概在12000元,一年下来家庭支出为14万余元。”余成笑称,自己家现在是“月光族”,生活压力比较大。“为了在这个城市立足并能不断提高生活品质,只能向前。”余成如是说。

记者在“金报互助群”中随机对50户三口之家进行调查。调查显示,武汉三口之家吃、穿、行的基本生活成本控制在3000元至4000元之间。七成左右的三口之家每个月最大的支出还是在房贷上,其次才是食品,再次是服装、娱乐,很少涉及健身或书籍等文化消费方面。

有车不敢开 主妇专淘打折款

陈女士家庭:孩子3岁

陈女士是初中老师,丈夫是省直机关公务员,孩子3岁,夫妻二人每个月收入在8000元左右。

“这个收入在武汉算边缘型收入家庭了吧。”今年35岁的陈女士有点自嘲地说,接着她又自我安慰道:“好在我们的公积金基本能还房贷,车子也没贷款,在医疗、养老这一块相对没有什么后顾之忧,不用额外买保险。”

陈女士的家庭消费安排得很紧凑:总体来说家庭月支出在3000元至3500元,这里头还不包括化妆品、服装等费用。“每个月1000多元伙食费、水电气每个月400元,物管费加小区停车费每月200多元,养车每月平均700元至800元,两部手机通讯费、宽带、数字电视等每月600多元。”

陈女士说,孩子小的时候,奶粉500元加尿布200元每个月大概需要700元,请保姆要1500元。“现在这笔钱倒是省了,可孩子上幼儿园每学期就要交9800元。”孩子入园费用上涨让陈女士感到了经济压力。

陈女士说,她属于很晚要孩子的,有孩子和没孩子,生活消费肯定不一样。以前,自己经常还会出去旅游什么的,但自从有了孩子,一方面孩子离不开,另一方面一切消费基本都是围绕着孩子在转。 “有了孩子之后,我这几年基本都没买什么衣服,也不敢买贵的,大多是网购,或者商场打折时淘一两样。”

精明的陈女士还总结了很多省钱的窍门,买化妆品可以在网上淘试用装,给家人买衣服到汉正街去拿批发。

虽然他们买了车,但平时都放在小区,只有出远门才开一下。陈女士说,油价一个劲往上涨,开车也需要计算成本了。陈女士说,以前像七八千元收入,觉得在武汉都是中等家庭,但现在只能算边缘了。家庭大件的消费,近两三年基本没有。各类开销之外,这个三口之家每个月能余2000元左右,基本用于储蓄。“也是为孩子将来的教育做准备。”

相关微博:
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
推荐楼盘

关于腾讯 | About Tencent | 服务条款 | 广告服务 | 腾讯招聘 | 腾讯公益 | 客服中心 | 网站导航
Copyright © 1998 - 2015 Tencent. All Rights Reserved
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